生而不养 一对夫妻竟多次出卖亲生儿最终被撤销监护权

11

2017年初,湖北的务工人员李某某、陈某某生下次子童童(化名)。因为经济压力太大,夫妻两人认为无法同时抚养两个孩子。同年3月,李某某、陈某某将童童以4万元的价格卖给了福清人郭某某。

4天后,在陈某某哥哥的要求下,李某某将孩子带回,并退还郭某某4万元。

2018年2月,李某某夫妻又来到郭某某家中,以5万元的价格卖掉童童并签订《领养协议书》。

4月24日,陈某某的哥哥打电话报警,次日童童被公安机关解救,由李某某、陈某某带回抚养。

但紧接着,李某某夫妻再次将童童送回到郭某某家中。2018年8月,郭某某又将童童还给李某某夫妻。

当年11月9日,因犯拐卖儿童罪、收买被拐卖的儿童罪,被告人李某某、陈某某及郭某某均分别受到相应的刑事处罚。

2019年4月23日,福清市民政局向市法院提起撤销监护人资格的申请。

庭审中,李某某、陈某某对福清市民政局撤销其监护资格的申请没有提出异议。

经审理,法院依法判决撤销被申请人李某某、陈某某为被监护人童童的监护人资格。

经办法官认为,在撤销亲生父母的监护权后,为了被监护人童童的健康成长,必须按照最有利于未成年人的原则指定新的监护人。

经多次沟通,童童祖父的表弟赵某某向法院提交了申请书,表示如被申请人李某某、陈某某被判决撤销对童童的监护人资格,其自愿担任童童的监护人。

法院认为,赵某某与童童具有间接血缘关系,家庭经济条件尚可,能够给童童一个较好的生活和成长环境。此外,赵某某自愿担任童童的监护人,且经童童住所地的村民委员会同意,由其抚养童童客观上更有利于童童的身心健康成长。经过对各种因素的综合考量,法院最终依法指定赵某某为童童的监护人。

监护权到底有哪些权利??

其实,监护权设立之初,是以保护家族财产为目的。而发展到今天,监护权虽名为权利,实际更多的则是对被监护人的一种义务。比如,监护权一般有人身监护和财产监护两方面内容:

在人身监护方面,监护人有指定居所居住权,保障被监护人受教育权,抚养权等等。

在财产监护方面,则体现为对被监护人财产代为保管的权利,民事行为代理权等等。

被剥夺监护权不等于断绝父母子女关系,甚至在被剥夺监护权后,子女仍然有赡养父母的义务,对于被剥夺监护权的父母而言,有一种坐享其成的客观感受。

当然,在被剥夺监护权后,父母仍有支付抚养费的义务。

即使被剥夺监护权,而父母子女间的继承关系也依然存在。

总体而言,监护权似乎是名不副实的,赋予监护人更多的是一种义务。甚至对于不愿抚养孩子的父母而言,从当前法律规定来看,被剥夺监护权事实上更算是一种解脱。

李欣律师,湖北中易律师事务所执业律师。

本人长期专注于婚姻家事案件,法学理论功底扎实。擅长离婚纠纷、财产纠纷、遗产继承、子女抚养权纠纷、同居分手调解谈判、协议离婚调解谈判、婚前财产风险规避等家事领域法律服务。
律师事务所地址: 武汉市汉阳区鹦鹉大道32—2号长江广场3105。
电话/微信/QQ: 17771887365
(本人非坐班律师,如有需要可以就近预约咨询。)

如需帮助请留言

请输入您的评论
请输入您的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