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婚协议违约金是否有效法院判决案例八则

18

离婚协议中的违约金是否有效?离婚协议可以约定违约金吗?对于离婚协议违约金法院是什么观点,我们可以从以下案例中寻得些许端倪,或许会给大家一点启发。

一、离婚协议违约金赔偿后,一方要求继续履行离婚协议约定的,法院应予以支持。

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民事裁定书(2019)浙民申1395号:

案件事实:

沈XX与吴XX签订的离婚协议约定“今后涉及房屋拆迁款等费用属于沈XX的部分归女儿沈X倩所有,由吴XX代收,享受的安置房或货币安置款也全部归女儿沈X倩所有。如遇签订拆迁安置协议,均由吴XX出面签订,户名改为吴XX。若一方反悔,应赔偿对方20万元。”

法院观点:

1、该赠与约定系离婚协议的组成内容。离婚协议关涉身份关系,各条款内容相互关联,沈正松承诺将相关拆迁财产赠与女儿沈佳倩,该事项作为离婚协议的组成部分,不能与其他条款相分割。案涉离婚协议不存在《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九条规定的可予撤销情形,协议双方均应履行协议约定。

2、离婚协议虽约定一方反悔应赔偿对方20万元,但并未约定悔约方在赔偿后可以不再履行协议,原审认定沈佳倩有权主张沈正松继续履行,亦无不当。

二、因第三人导致的离婚协议违约仍应视为当事人违约行为应当承担违约金。

湖北省高级人民法院民事裁定书(2018)鄂民申4296号:

案件事实:

陈某与高某1在离婚协议中约定:高某1应在每年5月15日之前向陈某支付经济帮助金12000元;任何一方不按协议约定期限履行支付款项义务的,应付违约金100000元给对方。

而根据原审查明的事实,高某1于2018年5月13日将12000元交至蕲春县漕河镇冯围村民委员会治保主任王道红,王道红于2018年6月6日将该款项转交至陈某。

法院观点:

由于双方在协议中并未就支付方式作出明确约定,而王道红向陈某转交案涉款项又明显超过了协议约定的期限,原审在未查明双方往常支付习惯及王道红迟交案涉款项的情况下,即认定高某1的转交行为和交付日期符合协议约定,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因此,陈某认为原审判决认定高某1交付款项给王道红,已按离婚协议完全履行了义务系认定事实错误的申请理由成立,本院予以支持。

三、离婚协议约定违约金过高的应当适当调整。

广东省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书(2019)粤01民终8646号

案件事实:

区某、刘某1原为夫妻,于2015年11月11日签订了《离婚协议书》,并对违约责任进行了约定:任何一方不按本协议约定期限履行支付款项义务的,应付违约金30000元给对方。

后因刘某1在2015年12月23日已将福田汽车股票全部卖出,但未将该部分款项主动与区某进行分割。

法院观点:

区某、刘某1在《离婚协议书》中约定的违约金,因刘某1未依约履行向区某支付福田汽车股票卖出价款4万元的义务,故刘某1应当支付区某违约金。

刘某1支付区某违约金的金额,单就刘某1未按约定支付的4万元而言,3万元违约金明显过高,考虑双方在《离婚协议书》中约定违约金的金额及支付违约金的条件,法院酌定为5000元。

四、离婚协议违约金事项适用诉讼时效且已超过,对方进行诉讼时效抗辩的,应予以支持。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博尔塔拉蒙古自治州中级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书(2019)新27民终397号

案件事实:

2013年11月13日,陈某与王某协议离婚,约定男方支付女方经济补偿80000元,男方给女方出具欠据,在2014年9月份付清,如逾期付款,承担20%的违约金。签订离婚协议的同时,王某向陈某出具了欠条一份。

当年王某向陈某支付了20000元。2018年12月陈某向法院起诉,要求王某给付欠款60000元、违约金20%即12000元。

法院观点:

根据《民法总则》第一百八十八条的规定,向人民法院请求保护民事权利的诉讼时效期间为三年。法律另有规定的,依照其规定。诉讼时效期间自权利人知道或者应当知道权利受到损害以及义务人之日起计算。法律另有规定的,依照其规定。但是自权利受到损害之日起超过二十年的,人民法院不予保护;有特殊情况的,人民法院可以根据权利人的申请决定延长。

关于陈某的主张王某抗辩诉讼时效已过,陈某与王某签订的离婚协议已明确约定2014年9月份之前付清80000元,履行期间届满之时王某向陈某给付了20000元。之后陈某一直到2018年未向王某本人主张过协议约定的欠款,陈某也未提交履行期间届满之后诉讼时效存在中止、中断的证据,本案已过诉讼时效,王某的抗辩理由成立,予以采信。陈某主张王某支付欠款60000元的诉讼请求,不予支持。

五、离婚协议约定违约金超过国家最高利率标准的,应按人民银行同期同类贷款利率的四倍计算。

广东省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民 事 判 决 书(2019)粤01民终7096号

案件事实:

田某与卫某双方自愿离婚并签订《离婚协议书》,其中约定:“双方结婚后,根据康宝莱公司的管理规定,2012年9月男方和女方将各自的康宝莱工资卡合并为男方为主卡,女方为副卡的一张工资卡,现经双方协商决定,双方合卡后的康宝莱工资卡归男方所有,女方考虑到男方尚有一个与前妻所生的15岁儿子需要抚养,友善提出,只从每月6万元左右工资额(今后只会越来越多)中分配2万元人民币给女方田某,生效日期(从2018年1月25日-2033年1月25日终止),男方保证在应付工资的当月25日24时前一次足额转账到位,绝对不得拖欠,每拖欠一天,支付违约金1000元直至完全付清。”

法院观点:

1、双方在协议中约定了在2018年1月25日至2033年1月25日期间,卫某每月在6万元工资额中分配2万元给田某,现卫某未按协议约定支付欠款,该行为已违反了双方的约定,田某请求卫某按照离婚协议书履行还款义务,理据充分,予以支持。

2、关于违约金。根据双方签订的《离婚协议书》,卫某逾期未向田某支付欠款,田某主张卫某支付违约金,法院予以支持,但田某主张违约金为每日1000元,标准过高,田某也未提供证据证明其因此而受到损失,故法院对违约金标准予以调整,卫某应支付的违约金应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同类贷款利率的四倍计算为宜。

因卫某分别于2018年1月28日还款2000元;2018年2月9日还款1000元;2018年2月27日还款3500元;2018年3月25日还款4000元;2018年3月28日还款400元;2018年4月10日还款370元;2018年4月25日还款5000元;2018年5月26日还款5000元;2018年6月25日还款3500元;2018年6月30日还款1000元。

故违约金计算方式为:2018年1月26日至2018年1月28日,以本金20000元计算;2018年1月29日至2018年2月9日,以本金18000元计算;2018年2月10日至2018年2月25日,以本金17000元计算;2018年2月26日至2018年2月27日,以本金37000元计算;2018年2月28日至2018年3月25日,以本金33500元计算;2018年3月26日至2018年3月28日,以本金49500元计算;2018年3月29日至2018年4月10日,以本金49100元计算;2018年4月11日至2018年4月25日,以本金48730元计算;2018年4月26日至2018年5月25日,以本金63730元计算;2018年5月26日,以本金83730元计算;2018年5月27日至2018年6月25日,以本金78730元计算;2018年6月26日至2018年6月30日,以本金95230元计算;2018年7月1日至2018年7月25日,以本金94230元计算;2018年7月26日至2018年8月25日,以本金114230元计算;2018年8月26日起至实际清偿之日,以本金134230元计算。

六、离婚协议约定了违约金,而后重新以借条方式对债务进行确认而未约定违约责任的,法院不支持违约金赔偿。

湖北省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民 事 判 决 书(2019)鄂01民终6944号

案件事实:

王某与杨某协议离婚。离婚协议书约定:1、关于经济帮助和精神赔偿,男方一共补偿给女方100万元人民币。男方在2018年12月31日前,支付给女方100万元人民币。2、关于违约责任:本协议签订后,男方拒绝支付或者延期支付对女方的经济补偿金的,须每日向女方支付100元作为补偿费,直至男方按照本协议支付相关费用之日止。

双方签订离婚协议书后,杨某向王某出具了欠条,欠条内容如下:本人杨某由于解除婚姻关系当日未按照离婚协议书约定支付女方现金补偿,于2018年7月12日亏欠王某人民币1000000元整。债务人必须于2018年12月31日前将本金还清。双方约定由债权人住所地人民法院管辖,因此债权债务关系产生的各项诉讼费用,债权人因为追偿此债务产生的律师费、诉讼费、仲裁费、交通费、误工费等费用或者是其他损失,由债务人承担。双方一致同意本协议具有强制执行效力。

后因杨某拒绝向王某付款。王某因此诉至法院。

法院观点:

1、《离婚协议》是双方自愿签订,对双方均有约束力,双方均应遵照执行。双方签订的《离婚协议》是对解除婚姻关系、财产分割及其他问题所作出的整体约定,《离婚协议》中“关于经济帮助和精神赔偿,男方一共补偿给女方100万元人民币。男方在2018年12月31日前,支付给女方100万元人民币”的约定不属于赠与条款,不可任意撤销。

2、杨某向王某出具的欠条,是协议中的此内容在王某、杨某间转化为债权债务的具体界定,已经在王某、杨某间形成了债权债务关系,杨某应当向王某履行到期债务。

3、王某、杨某虽然在离婚协议书中约定了违约责任,但是该协议的内容转化为债务后,杨某向王某出具的欠条中只是明确了履行债务的期限,没有明确逾期履行的责任,则该债务逾期履行的违约责任,在王某、杨某间没有形成新的债权债务关系。故王某主张杨某支付逾期履行债务违约金的诉求,一审法院不予支持。

七、双方均存在未履行离婚协议约定情形,且履行内容可以互抵的,法院不支持一方违约金赔偿请求。

福建省漳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民 事 判 决 书(2019)闽06民终1535号

案件事实:

阙某、李某于2016年10月26日登记离婚,并签订一份《离婚协议书》,其中约定:本协议签订之后,任何一方不按本协议约定的义务以及未按约定期限履行支付义务的,应付违约金每日145元(即每日按每月一半按揭款1450元的10%)给对方。

后因离婚协议纠纷,阙某将李某诉至法院。

法院观点:

李某应于每月30日支付婚生子生活费1000元及讼争店面出租所得租金900元的一半即450元给阙某;同时阙某亦应每月30日支付李某每月按揭贷款2894.14元的一半即1447元,因双方均未依约向对方支付应付款项,所应履行的义务互为对抵,此时双方并未构成违约。

八、离婚协议所欠款项计息标准未明确,或未约定计算利息而在诉讼中提出的,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利率计息。

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第九师中级人民法院民 事 判 决 书(2019)兵09民终20号

案件事实:

杨某与冯某协议离婚,并在离婚协议书中载明:因女方生活困难,男方同意一次性支付经济帮助金500000元给女方。此款分十年付清,每年支付50000元,从2016年3月开始至2025年12月31日之前付清,每年12月31日前付清当年费用,如男方拖延任何一期付款,女方可以要求男方一次性付清剩余经济帮助款。

后双方因离婚协议履行发生纠纷,杨某将冯某诉至法院。

法院观点:

因双方系离婚后财产达成的协议而非民间借贷法律关系产生的协议,故对其违约金不应参照民间借贷的占用资金计息,而应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逾期付款违约金应当按照何种标准计算问题的批复》规定,按中国人民银行规定的金融机构计收逾期贷款利息的标准计息。杨某经济帮助金500000元,500000元利息自2017年1月1日开始计息至还款之日止,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利率计息。

以上就是武汉离婚律师对于“离婚协议违约金是否有效”、“离婚协议违约金怎么算”、“离婚协议可以约定违约金吗”这一类问题的回答。如有其它遗产继承、子女抚养、房产产分割、离婚调解等等事宜需要咨询,可以点击网站上方的“家事纠纷在线咨询”进行在线提问,武汉专业离婚律师会尽快给您做出解答。

<武汉离婚律师在线咨询>武汉专业离婚律师 武汉离婚财产分割律师 电话:177718873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