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庭暴力损害赔偿案例一则

1

张某与南某系夫妻关系。婚后,双方因为家庭琐事发生矛盾多次向派出所报警。

2013年3月13日,张某向派出所报警称有家庭暴力。该派出所接处警工作登记表上出警经过及结果载明“经了解南某与妻子张某因口角吵架,南某动手打了张某,协商未果,要求双方克制情绪,冷静处理。”次日,张某到南通大学附属医院就诊,诊断为鼻骨骨折。

2014年6月19日,张某再次向派出所报警称有家庭暴力。该派出所接处警工作登记表上出警经过及结果载明“南某和张某因为夫妻之间矛盾发生争吵,民警现场进行调解工作,告知张某到妇联部门反映或通过法律途径解决。”

2016年1月22日,张某向派出所报警称其与母亲被其老公打了。该派出所接处警工作登记表上出警经过及结果载明“2016年1月22日晚上8点左右,南某与其老婆张某因为琐事引发肢体冲突,在过程中,双方互相对骂,互有拉扯,南某将卧室门框踹坏,用手撕扯张某头发,张某母亲也参与打架过程,打架致使张某头发被撕扯。后民警带回所内调解,达成如下协议:1、公安机关本着公平、公正的原则为双方进行调解;2、本调解协议为一次性调解协议;3、南某作为男方,不得在日后再次对其老婆张某发生家庭暴力;4、双方不得因此事再次引发纠纷,谁引起谁负责。同时,民警出具港公(X)家暴告字[2016]X号家庭暴力告诫书,对南某进行训诫。”

2016年2月15日,南某向法院起诉离婚,法院判决驳回南某的诉讼请求。

2016年10月26日,南某再次向法院起诉离婚。法院认为南某与张某已无和好可能,准予南某与张某离婚。

离婚后,张某认为南某在婚内长期的家庭暴力导致对自己患上再生障碍性贫血,遂起诉至法院要求对方支付医疗费用及精神损失费。

法院查明,张某在与南某结婚后怀孕期间于2003年11月10日在医院住院。该院产科住院病历载明“现病史:……现停经35周,一月前产科检查发现血小板减少……高危因素记录:血小板减少性紫癜”。之后,张某陆续有因血小板减少等病症就诊。张某在与南某离婚后又多次到医院进行治疗。2018年张某再次到医院住院治疗,出院诊断为:再生障碍性贫血、异常子宫出血。

法院经审理认为:

1、双方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南某对张某实施家庭暴力,给张某造成了一定的精神损害,张某有权请求精神损害赔偿。但张某要求南某赔偿其精神损害抚慰金10万元明显过高,根据南某的过错程度、张某所遭受的精神损害后果、受诉法院所在地平均生活水平等因素,酌情确定由南某向张某支付精神损害抚慰金1万元。

2、关于张某要求南某支付医疗费的诉请。因该医疗费系张某与南某离婚后治疗血小板减少、再生障碍性贫血、异常子宫出血等病症花费,张某在2003年10月产科检查时已发现血小板减少,而张某诉称南某第一次动手殴打张某是在2004年年底,且张某明确表示不申请对张某上述病症与南某的家庭暴力行为之间进行因果关系鉴定,故张某无证据证明其所患上述病症及病情加剧系南某家庭暴力行为所致,张某要求南某支付医疗费,缺乏依据,不予支持。

<武汉离婚律师在线咨询>武汉专业离婚律师 武汉离婚财产分割律师 电话:177718873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