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方如何证明该债务并非夫妻共同债务?

7

生活中,离婚后被负债事件屡屡发生,让无辜的一方(往往是女性一方)陷入源源不断的麻烦中,即使最终能够证明清白,也是劳心伤财又费力。

李某向朱某借款9万元,李某又向朱某借款3.8万元,并出具了欠条一份。

没过多久,李某与丈夫郭某离婚。

后朱某诉至法院,要求李某、郭某偿还借款本金12.8万元及利息。

妻子郭某认为,借款发生在2013年,虽然和李某也2013年办理的离婚登记,但于2012年已经分居,对丈夫李某借款一事并不知情。

法院经审理认为,涉案债务虽发生在夫妻关系存续期间,但涉案债务既非基于夫妻双方共同的意思表示而产生,又未实际用于夫妻共同生活,不应认定为夫妻共同债务。理由如下:

1、李某缺乏为夫妻共同生活举债的必要性。

郭某举证证明:

(1)债务形成时,其和李某处于分居状态,后又因感情破裂而协议离婚。
(2)其间,家庭生活无重大收入和支出。郭某和李某作为国家工作人员,均有稳定的收入来源,其正常的工资收入足以满足家庭生活所需。
(3)从李某与朱某通话录音资料可看出,朱某出借涉案款项时亦明知李某借款不是用于家庭生活需要。

2、夫妻双方无共同举债的意思表示。

(1)涉案借条、欠条均为李某个人签名,没有郭某本人签名,出借人朱某亦没有提供证据证实李某和郭某两人有共同举债的意思表示。
(2)在民间借贷关系中,出借人为朱某,应尽到谨慎的审查义务,完全可以也有条件在出借款项时要求举债方通知非举债的夫妻一方并征得其同意,但出借人朱某并没有举证证明其采取了上述力所能及的防范措施。

从该案可以看出,法官在案件审理中,严格遵循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第一千零六十四条的规定:

第一千零六十四条第一款:夫妻双方共同签名或者夫妻一方事后追认等共同意思表示所负的债务,以及夫妻一方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以个人名义为家庭日常生活需要所负的债务,属于夫妻共同债务。

第一千零六十四条第二款:夫妻一方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以个人名义超出家庭日常生活需要所负的债务,不属于夫妻共同债务;但是,债权人能够证明该债务用于夫妻共同生活、共同生产经营或者基于夫妻双方共同意思表示的除外。

该法条的规定,对夫妻共同债务的认定,武汉离婚律师认为可以做如下解读:

一、认定夫妻共同债务的基本原则为共债共签

如果需要认定为夫妻共同债务的,原则上需满足以下条件之一:

1、该借款文件上有借款人配偶的签名;

2、债权人能够证明借款人配偶在借款发生时表示愿意共同承担该债务;

3、债权人能够证明借款人配偶对该借款进行了事后表示愿意共同承担该债务。

至于借款人配偶只是对该借款表示知情,或认可,但并未明确表示愿意共同承担该债务的,并不能认定为“夫妻一方事后追认”。也就是说,“夫妻一方事后追认”的行为必须是对该债务愿意共同承担的意思表示。

二、以个人名义为家庭日常生活需要所负的债务,属于夫妻共同债务。

1、该债务的形成应在婚姻存续期间,即未离婚之前。

2、该债务数额不能超出当地日常生活所需。如果借款均以万计,明显不符合日常生活需要,这时难以认定为日常生活所需。此时应当适用第一千零六十四条第二款规定。

3、此时该债务的形成可以视作债务人行使家事代理权的结果,无需债权人举证证明经过借款人配偶的签名或追认,但应适当举证证明借款人做出过用于家庭生活的意思表示。如债务人是一名众所周知的赌徒,还借钱给他,并约定高额利息的情况下,债权人如不适当举证,有不被认定为日常生活所需的风险。

三、个人名义超出家庭日常生活需要所负的债务,如果认定为夫妻共同债务的,需要债权人举证证明。

1、该债务的形成应在婚姻存续期间,即未离婚之前。

2、该债务数额明显超出了当地日常生活所需。

3、债权人应负举证责任,应当举证证明该债务被用于了夫妻共同生活、共同生产经营或者基于夫妻双方共同意思表示。

实际上,第一千零六十四条第一款和第二款在法律适用上存在先后顺序,认定是否属于夫妻共同债务时,先看是否能够适用第一款。如果第一款不能适用的,则再看能否适用第二款规定。

扫描下方微信二维码即刻咨询
李欣律师,湖北中易律师事务所执业律师。

本人长期专注于婚姻家事案件,法学理论功底扎实。擅长离婚纠纷、财产纠纷、遗产继承、子女抚养权纠纷、同居分手调解谈判、协议离婚调解谈判、婚前财产风险规避等家事领域法律服务。
律师事务所地址: 武汉市汉阳区鹦鹉大道32—2号长江广场3105。
电话/微信/QQ: 17771887365
(本人非坐班律师,如有需要可以就近预约咨询。)

如需帮助请留言

请输入您的评论
请输入您的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