丈夫偷偷打赏女主播妻子请求返还打赏款法院判决案例

16

以前寂寞的男人总是流连于KTV和酒吧,而现在则已经流连于网络直播平台。由于男方未经妻子同意(也不可能会同意吧)偷偷打赏女主播,导致妻子起诉要求返还打赏款的案例也屡见不鲜。

那男方偷偷打赏女主播后,妻子起诉请求返还打赏款的案件,法院到底是什么态度呢?我们通过几个案例来一探究竟。

案例一:丈夫偷偷打赏女主播16万余元,妻子主张返还打赏款被法院驳回。

2018年9月,翟某在某直播平台注册账号。人在国外期间,因寂寞无聊,先后在该直播平台充值19万余元,用于打赏主播和玩游戏。单单向女主播邱某打赏就有千余次,总价值16万余元。

翟某妻子王某知道此事后,认为丈夫翟某无权擅自处分大额夫妻财产,遂诉请法院判令翟某在某直播平台充值的行为无效,由该平台开发公司和女主播邱某返还19万元。

法院认为:

1、某公司作为某直播平台的开发公司,通过开发运营该平台为用户提供网络直播服务,而翟某则通过该平台观看直播、玩游戏、充值等,且翟某在注册账号时点击了“登录即代表你同意某直播《用户协议》《隐私条款》”选项,故其与某公司形成网络服务合同关系。

2、邱某作为平台主播,其直播内容并不需要观看者支付相应价款,任何浏览该平台的用户均可观看,而翟某系对其直播内容表示认可,自愿主动打赏且无需邱某就打赏履行明确的义务,据此翟某与邱某间因打赏形成赠与合同关系。

3、王某主张因翟某用于充值和打赏的钱系夫妻共同财产,在其不知情的情况下,翟某与某公司和邱某的合同关系均无效。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一)》第十七条规定,关于“夫或妻对夫妻共同所有的财产,有平等的处理权”的规定,应当理解为:(一)夫或妻在处理夫妻共同财产上的权利是平等的。因日常生活需要而处理夫妻共同财产的,任何一方均有权决定……本条文中的“日常生活需要”不仅包括夫妻共同日常生活需要,也包括夫或妻一方个人的生活需要。本案中,翟某在平台充值虽有19万余元,但前后充值次数84次,充值金额1万元到1元不等,打赏邱某虽有16万余元,但打赏总次数超过1200次,时间跨度近3个月。

最终法院认为,翟某虽然客观上处分的是夫妻共同财产,但其充值、打赏、玩游戏时大多在国外,该行为是为满足其个人精神需求,且从结果看也确实充分享受到互联网直播用户体验,应当认定为其个人日常生活需要,因此翟某实施的涉案网络服务合同以及赠与合同等法律行为虽未取得王某同意,但依然有效。综上,法院驳回了王某全部诉讼请求。

案例二:男子婚内打赏女主播21.5万 妻子离婚后主张返还打赏款获法院支持。

张女士和吴先生系夫妻,去年她发现老公竟然爱上某直播平台的女主播,一怒之下与吴先生离婚。

离婚后她才发现,在婚内吴先生在该直播平台有多次充值行为,购买虚拟币,然后再在平台上购买礼物,以“赠送礼物”方式打赏女主播。

张女士认为前夫充值到该直播平台的钱属于夫妻共同财产,于是找到前夫,要求要回打赏的钱,并对这部分夫妻共有财产进行合法分割。

吴先生不但承认了自己在婚内通过该直播平台充值“打赏”女主播4.5万元,还私下给女主播转账17万元,并承诺将上述总计21.5万元归还给张女士。

然而,吴先生并未归还上述款项,就连女主播也“失联”了。

张女士遂将前夫和女主播起诉到法院,要求确认前夫擅自赠与女主播钱财的行为无效,并要求女主播返还21.5万元及利息。

经法院审理查明,吴先生打赏的4.5万元,实际上是由该直播平台收取的,女主播并没有收到这笔钱,应当由吴先生和平台交涉解决。而吴先生无偿转账给女主播的17万元,由于赠与款项数额较大,又未经张女士的同意,损害了妻子的合法权益,所以该赠与行为无效。

法院一审判决确认,吴先生赠与女主播财产的行为无效,两人需共同返还给张女士17万元及相应利息,另外,吴先生还需返还张女士4.5万元及相应利息。

面对以上两个判决截然相反的案例,众多网民议论纷纷,婚姻律师大咖们也各抒己见。莫非法律就是一个任人打扮的小姑娘,这样判决也行,那样判决也可以??

武汉离婚律师认为,对于这两个判决结果截然不同的案例,我们应当仔细分析具体案情,再做出自己的结论。

其实,这两个案例是截然不同的,没有任何可比性,所以导致了截然不同的判决结果。

在第一个案例中,法院驳回了女方要求返还打赏款的请求,主要是因为该19万元是其丈夫通过直播平台充值消费的。法院认为,该消费并非是一笔大额消费,而是在长达三个多月的时间里,由1200多次消费构成的,平均到每笔消费,不能认为其丈夫的花销超出了日常生活需要。也就是说,在这种情形下,其丈夫有权行使家事代理权,满足自己的日常生活所需。当然,该日常生活所需包括物质上的生活所需,也包括精神上的生活所需,且该需求也并未违法。

而在第二个案例中,法院支持女方要求返还赠与女主播钱款(注意不是打赏款)的请求。因为其丈夫并非是在直播平台消费,而是将17万元直接私下赠与了女主播。这就与第一个案例的消费行为产生了根本性区别。故法院判决女主播和张先生共同偿还张女士17万元。

其实,第二个案例中,法院的观点与第一个案例基本是一致的,主要体现在第二个案例4.5万元直播平台消费的判决上,法院是判决张先生返还张女士4.5万元及相应利息,而不是直播平台返还,也非女主播返还(这里还涉及到夫妻共同财产分割中的少分或不分的情况)。

扫描下方微信二维码即刻咨询
李欣律师,湖北中易律师事务所执业律师。

本人长期专注于婚姻家事案件,法学理论功底扎实。擅长离婚纠纷、财产纠纷、遗产继承、子女抚养权纠纷、同居分手调解谈判、协议离婚调解谈判、婚前财产风险规避等家事领域法律服务。
律师事务所地址: 武汉市汉阳区鹦鹉大道32—2号长江广场3105。
电话/微信/QQ: 17771887365
(本人非坐班律师,如有需要可以就近预约咨询。)

如需帮助请留言

请输入您的评论
请输入您的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