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动帮未婚妻垫付购车款 离婚时出资款性质引纠纷

10

赵某与刘某于2014年10月经人介绍相识恋爱。2014年12月19日,刘某购买一辆奔驰轿车,赵某通过银行转账向该公司垫付购车款20万元。该公司出具垫付款证明。车辆登记在刘某的名下。2014年12月20日,赵某与刘某办理结婚登记。2016年6月22日经法院判决双方离婚,车辆判归刘某所有。

离婚后,双方因20万元购车款发生纠纷。赵某认为该款项为民间借贷,刘某应予以返还。而刘某则认为该款项为彩礼,无需返还。

一审法院认为:

由于双方婚前交往时间较短,也未按习俗举行过订婚、结婚仪式。赵某在婚前赠送大金额的彩礼不太符合情理。刘某也并未能提供证据证实该款系赵某赠送给的彩礼。

考虑到涉案金额巨大,所购车辆又认定为刘某个人财产,故涉案款项性质宜认定为民间借贷。

二审法院认为:

尽管该垫付款是在刘某与赵某结婚的前一天,但刘某未能提供证据证实该款系赵某赠送给的彩礼。 最终维持原判。

再审法院认为:

彩礼是夫妻一方婚前给予另一方的财物,性质上是附结婚条件的赠与。

刘某与赵某相亲之前,就已经有购车意向,单方具有购车能力,说明刘某没有向赵某借款的意愿。

后来刘某在赵某的劝说下,放弃其原已看中的车型,改买赵某喜欢的车辆,涉案车辆体现的是双方感情合意。

赵某自认购买涉案车辆是为了双方婚后的共同生活,否则,不会自愿给刘某20万元买车。

而且赵某在与媒人孙某的通话中,明确表达了在刘某看中车型的基础上加20万,买一台好车送给刘某。结合双方在购车第二天就领取结婚证,并举办了小型婚礼的情况,涉案20万元款项认定为彩礼更符合实际情况。

再审法院最终判决驳回赵某要求刘某返还20万元的诉讼请求。


观本案,案情实际上是比较简单的。主要围绕着该款项到底是民间借贷还是彩礼进行证明。法院的观点就是,如果不能证明为彩礼,那就是民间借贷。因为,在没有其他证据证明的情况下,该20万元款项更符合民间借贷的形式构成。

故而,需要双方就该款项是否为彩礼展开证据对战。

被告最终赢得诉讼的关键原因就是提供了从个人经济能力,个人购车愿景,原告积极参与到被告购车行为中等等一系列的间接证据,从而最终证明了该款项应认定为彩礼更为适合。


该案中另一个比较有意思的观点,即再审法院认为,彩礼性质上是附结婚条件的赠与。虽然《合同法》和《民法典》中有关于附条件的合同的规定,但在赠与这一部分内容中,却只规定了附义务的赠与,而没有附条件的赠与。

所以,赠与到底能不能附条件,在司法实践中还是意见不一。而彩礼到底是附条件的赠与还是附义务的赠与,目前也是一个观点难以统一的问题。

当然,武汉离婚律师认为,彩礼属于附义务的赠与,这个观点有些说不过去。结婚与否,无论如何都不可能设定为一方的法律义务。因为,法律规定婚姻自由,双方是否结婚或离婚,不受协议约定的约束。更不能认为,一方接受了彩礼,即代表着与对方的婚约具有法律效力,从而因此追究对方的违约责任。所以,彩礼又如何能认定为附义务的赠与呢?

扫描下方微信二维码即刻咨询
李欣律师,湖北中易律师事务所执业律师。

本人长期专注于婚姻家事案件,法学理论功底扎实。擅长离婚纠纷、财产纠纷、遗产继承、子女抚养权纠纷、同居分手调解谈判、协议离婚调解谈判、婚前财产风险规避等家事领域法律服务。
律师事务所地址: 武汉市汉阳区鹦鹉大道32—2号长江广场3105。
电话/微信/QQ: 17771887365
(本人非坐班律师,如有需要可以就近预约咨询。)

如需帮助请留言

请输入您的评论
请输入您的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