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外情喜得贵子最终发现非亲生 男子要求孩子返还赠与房产

0

已婚的梅先生与单身的宋女士发生婚外情,两人不久便开始偷偷同居

后来,宋女士怀孕并生下了小涛。喜出望外的梅先生瞒着妻子将自己名下一栋6层楼赠与了小涛,并以签订房地产买卖合同的形式将房屋过户至小涛名下。

一次,梅先生偶然发现他们爷俩血型不合。梅先生心怀疑虑,便向宋女士提到此事,但宋女士含糊其辞,梅先生也未深究。但此事疑云一直压在梅先生心头。

2018年,梅先生和已经成年的小涛对于上述房屋再次签订《房屋过户买卖协议书》约定:如经DNA 鉴定小涛不是自己亲生,自己与小涛以前签订的房地产买卖合同立即无效,由小涛无条件把该房产用买卖方式过户给自己。

2019年9月,双方进行亲子关系鉴定,根据《DNA检测意见书》,结果为排除梅先生与小涛亲子关系。

2020年1月,梅先生和小涛到不动产登记中心办理房屋过户手续,双方签订了《存量房买卖合同》,梅先生自行在上述合同转让价空白处随意填写了100万元。之后,涉案房屋过户至梅先生名下。

此时,宋女士害怕梅先生让自己和小涛搬离涉案房屋,便让小涛到法院起诉,要求梅先生按照《存量房买卖合同》支付小涛购房款100万元及相应利息。

汉口区婚姻律师解案释法:

1、亲子关系的认定。

梅先生提供了证据《DNA检测意见书》证明小涛不是自己的亲生儿子。根据民事证据举证规则,梅先生已经完成自己的举证责任,鉴于小涛未提供证据予以反驳,且经本院向其释明后,小涛仍拒绝申请进行亲子关系鉴定,故法院认定梅先生和小涛不存在亲子关系。

《民法典》第一千零七十三条 对亲子关系有异议且有正当理由的,父或者母可以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请求确认或者否认亲子关系。

《婚姻法》司法解释三第二条规定,夫妻一方向人民法院起诉请求确认亲子关系不存在,并已提供必要证据予以证明,另一方没有相反证据又拒绝做亲子鉴定的,人民法院可以推定请求确认亲子关系不存在一方的主张成立。

2、为过户而签订《房地产过户买卖协议书》到底是买卖合同还是赠与合同?

考量整个交易过程,《房地产过户买卖协议书》的签订,系以特殊的亲属关系作为基础,双方在缔约过程中对于涉案房地产的处分均未涉及价格,买卖仅是过户的形式,没有真实的买卖合意,且双方对于该合同的效力附加了成就条件,因此,《房地产过户买卖协议书》的性质应属附条件的赠与合同。

且该案中所附条件已成就,房屋已过户,赠与已完成,赠与方无权主张撤销。

3、梅先生能否在与小涛第二次签订的《房地产过户买卖协议书》对第一次签订的协议效力做出约定?

汉口区婚姻律师认为,首先合同的无效只有法定无效情形,不能约定无效。梅先生的表述可以认为在强调自己可以行使合同撤销权的意思表示。

《民法典》第一百四十九条规定,第三人实施欺诈行为,使一方在违背真实意思的情况下实施的民事法律行为,对方知道或者应当知道该欺诈行为的,受欺诈方有权请求人民法院或者仲裁机构予以撤销。

《民法典》第一百五十二条规定,有下列情形之一的,撤销权消灭:
(一)当事人自知道或者应当知道撤销事由之日起一年内、重大误解的当事人自知道或者应当知道撤销事由之日起九十日内没有行使撤销权;

(二)当事人受胁迫,自胁迫行为终止之日起一年内没有行使撤销权;

(三)当事人知道撤销事由后明确表示或者以自己的行为表明放弃撤销权。

当事人自民事法律行为发生之日起五年内没有行使撤销权的,撤销权消灭。

撤销权属于形成权,适用除斥期间,不能发生中断、中止,并只能做出放弃的表示,而不能在已经丧失撤销权后,通过约定来重新获得撤销权。

虽然梅先生2019年9月才明确得知自己受到宋女士的欺诈,从而将房屋赠与给了小涛,但距离赠与完成的时间早已经过了五年,故梅先生已经丧失了合同撤销权。

扫描下方微信二维码即刻咨询
李欣律师,湖北中易律师事务所执业律师。

本人长期专注于婚姻家事案件,法学理论功底扎实。擅长离婚纠纷、财产纠纷、遗产继承、子女抚养权纠纷、同居分手调解谈判、协议离婚调解谈判、婚前财产风险规避等家事领域法律服务。
律师事务所地址: 武汉市汉阳区鹦鹉大道32—2号长江广场3105。
电话/微信/QQ: 17771887365
(本人非坐班律师,如有需要可以就近预约咨询。)

如需帮助请留言

请输入您的评论
请输入您的账号